Wednesday, April 28, 2010

星期三。

中午。
日上三竿仍赖床不起;
一场大雨惊醒梦中人。


下午。
独自品尝香浓咖啡乌;
在戏院里边看边飚泪。


傍晚。
来碗槟城驰名的煎蕊;
却回味着初恋红豆冰。


夜晚。
吃着炒粿條配薏米冰;
感叹金宝美食没得比。

Monday, April 26, 2010

爱 。生命

偶然下,在某人的部落中看了一部短片。
很巧的,那部落的名称和我的有点相似。

这部以母亲节作为主题的短片,
是为了响应《LOVELIFE慈善计划》而拍摄的其中一部。

由黑人陈建州、范范范玮琪共同发起的LOVELIFE计划,
用了五天时间完成了这部短片。
而有份参与拍摄的艺人共26位,
其中包括了周杰伦、张惠妹、杨宗纬、林志玲……等人。

看了之后,的确有被感动到。
重播第二遍,眼眶依然湿的。
第三遍、第四遍,亦是如此。
之所以把这短片给分享出来。

video

停止用眼神、言语甚至是肢体去歧视这些特别的孩子。

而当你看到这些孩子和家庭的处境时,想想。。。
是否更应该珍惜、热爱自己的生命呢?

而当你的家人、朋友、同事和同学遭遇到困难的时候,
倾听、陪伴才是他们最想得到的。

并藉由这个机会,
向全天下最伟大的母亲致敬。

向所有自闭症、唐氏症、脑性麻痹,
的个案家庭妈妈们加油打气。

向我妈说声:妈,我爱你。

这一切,
从自己做起,从心开始。


我,LOVELIFE。

Saturday, April 24, 2010

对 。错

昨天中午,我写了封电邮。
这封电邮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我写过最长的一封。
基本上,那是一封对课业上与学校处理方式有所不满的投诉信。

内容如下(请点击放大看):
1/2

2/2

这封电邮主要是寄给我的Academic Adviser。
但我还Cc给了我科系的Dean,
两位Deputy Dean,还有两位Head of Programme。

感觉上,我这举动有点英雄似的,把全班的不满心声都给说了出来。
不过,也有点过分的大胆。

也许会因此引起了校方的注意而对我采取行动。你说,有可能吗?
我这样做,是对,或错?

Friday, April 16, 2010

不懦弱。

从小学开始,老师给我的评语,可以说是大同小异。
曾有几次老师与家长的见面日时,
老师都向我妈说,我做事不认真,说我吊儿郎当。
对任何事都置之不理,不闻不问。

中学时期,级任老师更是用了一句简单的马来文来形容我: Tidak apa.
妈可能心想小学时还小,不怎么懂事。
等我大了,也许会改掉这坏习惯吧。
可是,老师的这一句,让我妈对我几乎是彻底地失望了。
她常骂我说,我做事都怎么不用心一点,
考试时一点紧张都没有,到底我会还是不会。
到底我还想读书还是不想的。。。

到了大学,我们都称老师为讲师了。
比起中小学,讲师与学生的关系也许比较生疏。
真正了解学生性格的讲师不多。
但如果讲师同样地给了我一样的评语,那也不稀奇。
我不否认,有时候我对事的态度的确需要改进。

这天,
有位讲师说我: You looks like don't care, but you are care very much.
说真的,有点惊讶,你会对我这样说。
你怎能如此的了解我?

我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个做事不认真,不用心的人。
我可是能够很认真地对待每一件事情。
我要是一认真起来,没有一件事可以难倒我的。
只是,我输给了懒惰,我输给了我自己。
我承认,我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做事总是持着三分钟热度的心态。

我何时才能够改掉这一些坏习惯?
何时才能够从那睡梦中清醒过来?
不!
我现在就要改!
我现在就要醒!

因为,
我不懒惰。
我,不懦弱。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两极。

黑色情人节;
白色孤星劫。

黝黑的爱情;
苍白的酷刑。
极端对立,
犹如天堂与地狱。

衬托得
衬托得


Saturday, April 10, 2010

假象。

我为人一点都不谦虚,炫耀是我唯一的专长。

我的态度道貌岸然,故作正经且常是摆架子。

我只不过是打肿脸皮充胖子,其实我不富裕。

我无疑是个沉湎于虚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我待人并不真诚,纯粹皆因他有利用的价值。

我可是家中的不肖子,玉再怎么琢也不成器。

我爱花钱不节俭,迟早是挥霍家产的败家子。

我所有的优点皆是缺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个好人,坏人我来当。

我不值得你们去关心,就让我自作孽自承受。
也许,
你一点都察觉不到,我只能说你太不了解我。

或许,
你早已经拆穿了我,果然我始终都瞒不过你。

Friday, April 2, 2010

思。

突然很怀念以前的日子,
不奢华却温馨的外婆家。

突然好想吃妳煮的料理,
不特别却饱满的金旦面。

那时最讨厌妳的碎碎念;
如今有谁肯来向我唠叨?

那时不稀罕妳我的相处;
如今只剩下破碎的回忆。


笔于2009年的某一天。